首頁 > 國際

  突尼斯總統大選中的婦女參與

2019-10-30 09:19:01來源:中國婦女報

  此次總統大選中,突尼斯婦女積極表達政治訴求,在國內外得到了較多關注。女性投票率為46.4%,而男性投票率為53.6%。從這一差異可以看出,婦女的政治參與雖然早已得到立法的保障,但是仍然因為復雜的原因面臨種種挑戰。

  ■ 趙啟琛

  突尼斯當選總統凱斯·賽義德10月23日在議會宣誓就職。賽義德在宣誓后發表就職演說時表示,他將團結突尼斯全國人民,積極維護國家主權和尊嚴,保證所有法律的實施,同時將盡最大努力保護婦女權益,維護婦女在社會和經濟生活中的地位。

  原定于2019年11月舉行的突尼斯總統大選,由于前總統埃塞卜西7月底突然離世而提前到今年9月舉行。在9月15日舉行的第一輪選舉后,得票最高的兩位候選人:法學教授凱斯·賽義德和“突尼斯之心”黨創始人納比勒·卡魯伊進入第二輪選舉。隨后,在10月13日舉行的第二輪選舉中,凱斯·賽義德以高達72.71%的得票率取得壓倒性優勢,贏得總統選舉,當選新一任突尼斯總統。

  突尼斯從1956年獨立后,就通過立法等舉措來推動男女平等進程。獨立同年,突尼斯率先立法廢除了一夫多妻和休妻制度,同時突尼斯女性也獲得了選舉權。2014年,突尼斯立法廢除了“婦女參政配額”,以“性別均衡法”取而代之,即在法律層面上承認男女在參政方面原則上享受同等機會,這一舉措的成效在2018年的市政選舉中體現出來,女性占據市議會47%的席位。在此次總統選舉中,突尼斯婦女的參與在國內外得到了較多關注。

  積極表達政治訴求的突尼斯女性

  從候選人方面看,在第一輪選舉中,共有26名候選人,其中有兩位是女性,但是兩位女性候選人都在首輪選舉中被淘汰,未能進入第二輪選舉。

  2019年總統大選中女性候選人的比例相較于2014年已有輕微提升,2014年總統選舉時,27位候選人中只有一位是女性。此次兩位女性候選人參與競選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勵了突尼斯婦女積極參與政治生活。

  正如40歲居住于本阿魯斯省的薩娜接受BFM電視臺采訪所言:“雖然我并未被這兩位女性候選人的政治觀點說服,但是她們讓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也想參加總統選舉,我就能去做。”她年逾七十的母親查迪亞表示自己從未錯過任何一次總統選舉的投票,今年也將繼續參加。因為對于她而言,能夠投票是她的榮幸,這代表突尼斯女性有投票的自由。

  從選舉人方面看,此次總統大選新登記的選民中,女性選民比例超過男性選民,占54%,女性選民的參與度相較于2014年總統大選有所提高。

  婦女更為積極參與投票,表明了其對于現實問題的關注。

  35歲剛注冊為選民的伊布蒂薩和農業合作社的女性伙伴們一起進行了她人生中的首次投票,她興奮地對BFM電視臺記者說:“這是我第一次登記為選民,負責登記選民的團隊成員在超市里叫住我,他們登記了我的姓名和我的身份證件,這也將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參與投票,現在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去投票了。然而在2014年,因為住得離城市太遠,我甚至不知道有總統大選。”

  而她之所以想去投票,是因為希望投票選出的下一任總統可以改善年輕人的就業問題,她說:“我希望我的孩子們通過學習拿到文憑后去工作,而不是像現在這些無所事事的年輕人一樣。”

  婦女政治參與中的絆腳石

  在2019年的總統大選中,雖然女性選民數量增加,而且她們對投票也抱著積極的態度,但是不得不承認,仍有部分突尼斯女性選民因種種阻礙而未參與投票,兩輪選舉的低投票率也從側面印證了這一點(第一輪選舉的實際投票率為45%,第二輪選舉的投票率為55%)。

  那么,在這個被稱為北非男女平等先鋒的國家,1956年就獲得選舉權的突尼斯婦女們為什么沒有前往投票站呢?

  在一些偏遠的地區,交通不便仍是阻礙婦女參與投票的原因之一。在這些地區,婦女們由于無法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直達投票站,需要步行較遠的距離,而不得不放棄投票。

  突尼斯女性選民聯盟的主席阿努爾·米納利接受《世界報》采訪時還表示,很多政治家正是利用這一點“操控”女性選民的選票。這些政治家專門提供前往投票站的巴士,使得乘坐他們巴士的女性選民們覺得不得不把票投給這些為她們提供了交通工具的人或黨派。

  另外,相較于男性而言,突尼斯婦女更難以獲取關于政治生活的信息,因此往往不夠了解候選人甚至完全不知曉總統大選的時間。

  35歲的內嘉接受《世界報》采訪時表示,因為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投入了更多的時間,所以相較于男性,女性沒有足夠的時間去關注候選人的競選演講和政治觀點。在信息閉塞的偏遠地區,正如伊布蒂薩所說,女性選民甚至不知道正在進行總統選舉。

  誠然,除了這些客觀因素外,也有部分女性選民是出于主觀原因而放棄投票,往往因為沒有令她們滿意的候選人。內嘉表示,除了因交通不便和消息不靈通阻礙她進行投票外,主觀覺得政治家并未能改善她的日常生活,也是不愿去投票的原因之一。居住于突尼斯市的26歲的芳汀參與了這次投票,但是據她觀察,一些年輕女性因為沒有她們滿意的候選人而未投票。

  社會團體積極推動婦女參政

  針對存在的問題,突尼斯的社會團體采取了一些積極措施,努力推動婦女參政水平的提高。

  成立于2011年的突尼斯女性選民聯盟認為,男性和女性在政治生活中的平等參與是實現突尼斯民主進程的必要途徑,因此他們的愿景是提高婦女參與公共事務的積極性,尤其是動員婦女積極參與投票。

  該社會團體在2019年總統大選之際,為解決交通不便導致婦女不愿參與投票這一問題,向最高獨立選舉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受交通不便影響的區域圖,并提出與交通部合作開通公共交通線路,方便這些偏遠區域的女性選民前往投票點。除此之外,突尼斯女性選民聯盟還舉辦一系列線下會議、運營臉書公共主頁,力圖增加突尼斯女性選民對投票問題的關注度。

  致力于推動選民投票的突尼斯青年影響力組織為了增強農村地區女性選民的投票意識,別出心裁地舉辦了一場廚藝比賽。在第二輪選舉的前夜,即10月12日周六晚,位于突尼斯城南部20公里村莊埃莎敏舉行。突尼斯青年影響力組織精心制作了選票和投票箱等,力圖模仿真實的選舉場景。

  村民們在選廚藝比賽冠軍的過程中,通過該組織志愿者的講解,不僅熟悉了選舉的過程、體會了投票的重要性還明白了如何投出一張有效票。參與者欣達·吉拉斯就表示這個活動非常有趣,她決定第二天前往投票站投出自己莊重的一票,這也將是這位50歲的家庭婦女人生中投出的第一張選票。

  根據最高獨立選舉委員會的統計結果,此次總統大選中,女性投票率為46.4%,而男性投票率為53.6%。從這一差異可以看出,婦女的政治參與雖然早已得到立法的保障,但是仍然因為復雜的原因面臨種種挑戰。

  (作者系北京外國語大學碩士研究生)



責任編輯:陳潔
3d出号走势图彩吧助手m